“金雞湖創業長廊”一景 周建琳 攝位於“金雞湖創業長廊”里的夢工廠 周建琳 攝
  中新網蘇州6月30日電 (記者 周建琳)找場地,這裡有創業咖啡館;找資金,這裡有天使投資人;找人才,這裡有無數個懷揣創業夢想的人……但這裡不是北京中關村創業大街,而是蘇州金雞湖創業長廊。
  作為“金雞湖創業長廊”的建設者之一,馬迪對這條長廊傾註了更多的情感。馬迪的身份是蘇州工業園區雲計算產業聯盟秘書長,很“高大上”,但今天接受採訪時他坦言,自己現在尋找的目標是“草根創業者”。
  “金雞湖創業長廊”的亮相傳遞著一個強烈的信號,中新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區戰略轉型深入。“聚焦產業培育,鼓勵草根創業”更是寫進了剛剛出台的雲計算產業新政中。
  遇見“啟點咖啡”
  此刻,薛軍、劉泓良正圍坐長桌前激烈地探討,主題是創業。
  稚嫩,但不羞於談論自己的優越和野心。這就是劉泓良,貼著90後的標簽。
  此次來蘇州,劉泓良的任務是參加“雲彩創新型科技孵化器”揭牌儀式,併為36氪物色人選。
  很受公司器重也很崇拜36氪創始人、CEO劉成城,但劉泓良並不避諱談自己的創業夢想,他更期待未來有自己的事業。
  “蘇州是好地方,啟點咖啡歡迎你來。但你需要我們這樣的人輔導,因為我們交得‘學費’太多了。”坐著斜對面的薛軍一直傾聽著,70後的他笑稱“自己可以當劉泓良的老師”。
  薛軍是啟點咖啡創始人之一。
  與中關村的“車庫咖啡”這類主題咖啡廳相似的是,啟點咖啡服務於年輕的創業者,客人只需點一杯咖啡,便可以享用一天的免費開放式的辦公環境和免費無線網絡。
  “告訴你,我們啟點咖啡還聘請了多位高端人才作為創業導師,定期開設創業培訓公開課,使創業者少走彎路,還定期安排投資人、律師坐班,組織各類交流沙龍。”薛軍賣力地向劉泓良推薦著他的“啟點咖啡”。
  這是一場“90”與“70”的閑聊嗎?馬迪搖了搖頭。
  “這是蘇州金雞湖創業走廊所倡導的文化。”他對記者說:“我們鼓勵和引導一種創業文化,容忍失敗,與此同時,希望為‘70’、‘80’、‘90’甚至‘00後’營造一個踏踏實實創業的精神環境,期待未來這裡能走出貼上園區標簽的創業家”。
  “啟點咖啡”是金雞湖創業長廊的一個標誌,旨在為創業的大學生和青年人提供低成本的辦公環境,試圖成為他們的創業根據地。
  而這也是蘇州工業園區力推新型創業服務業的嘗試。
  探索服務新樣本
  2014年,是中國與新加坡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區成立20周年。20年來,蘇州工業園區傳遞的新加坡經驗在中國已經得到傳播。但和別的地方一樣,這裡的創業者同樣面臨痛點,難點,正著考驗著政府的智慧。
  27日,聯想之星、36氪等10家園區首批“雲彩創新型科技孵化器”舉行集中簽約和掛牌儀式,成為蘇州工業園區探索創業服務模式、打造“金雞湖創業長廊”品牌的最新樣本。
  “多樣化”是首批雲彩創新型科技孵化器呈現的特色,有車庫孵化模式的啟點咖啡,有創新工場孵化模式的創客邦,還有專註移動互聯的專業孵化器CICI(城市信息雲平臺)夢工廠等。
  但在儀式上最令人關註的卻是蘇州工業園區首批雲彩創新型科技孵化器的運營模式有新突破,孵化平臺的運營模式由原來的政府行為轉變為市場行為,以個性化定製的方式共建科技創業孵化器,提高創業服務效率和孵化成功率。
  “這就說明政府伸長的手縮回來一點。”這是蘇州工業園區科技局處長李飛遠對雲彩創新型科技孵化器運營模式的解讀。
  “淡化政府干預,強化社會力量的介入。”蘇州工業園區選擇雲計算這樣的重點新型產業作為切入口。
  “是智慧也是無奈”,這是薛軍的看法,理由是繼2005年以互聯網為標誌的第三次草根創業的興起發展至今,移動互聯網現已經真正成為了創業者們角逐的新領地。
  蘇州工業園區唯有抓住這一機遇。
  目前,創業孵化器服務的模式創新,已為園區帶來了整個新興產業的快速發展,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園區高新技術產業產值、新興產業產值占規模工業產值比重分別達到63.6%和56%,雲計算產業、納米技術應用產業、生物醫葯產業分別實現產值142億元、233億元、140億元,增長38.8%、55.6%、29.4%。
  蘇州工業園區科技發展局副局長許文清表示:雲彩創新型科技孵化器是園區對創業孵化服務模式的又一輪創新,希望通過這樣的探索進一步提升園區科技創新的活力,在國內形成“北有中關村創業大街,南有金雞湖創業長廊”的格局。(完)  (原標題:蘇州工業園區轉型新作:金雞湖創業長廊)
創作者介紹

depp

dlkha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