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小民的故事被媒體報道後,村裡的人都知道了,在路上遇到時一些孩子會作出一些玩笑的動作,這讓小民很苦惱。 買房子陳文才/CFP
在老鄉的要求下,害羞的小民躲進屋子裡換上SD記憶卡昨天剛剛買來的女裝。

聊到在老家被人調戲被人白眼的經歷時,小民會不自覺地地下頭,microSD沉思很久。
面對鏡頭前,愛美的小mSATA民特意整理了一下亂蓬蓬的頭髮。
  小民安靜地坐在椅子上,一頭整齊利落的短髮遮住了她的眉梢,面對記者的採訪,她似乎不知如何回答,低頭沉默,或偶爾迸出三兩短句。自一齣生,小民便同時擁有男女生殖器,她有著女性隆起的胸部,卻長有男性特有的喉結;mSATA她手指纖細如蔥,嗓音卻沙啞低沉如男子。
  男女兩性的生理特征在一名21歲的少年身上融合,這是她區別於常人的最大特征。這種特征,模糊了她21年的人生,也為她帶來無盡的嘲笑、羞辱與打罵。
  一齣生便遭生母拋棄
  1993年夏天,小民降臨到這個世界—她的出生夾雜著巧合,也同時註定是個悲劇。小民的母親在生她之前,已經與另外一名男子結婚,但因游手好閑遭到男方家庭的厭惡,一怒之下便離家出走。她來到茂名市電白縣電城鎮橋壩宮坡村,這是小民的父親易亞本的家鄉。已經40多歲的易亞本與這位離家出走的女子好上,後者因此懷上小民。
  在肚子日漸隆起後,離家出走多日的女子被丈夫找到,並重新領回家中,易亞本由此回歸40多年的單身生活。據同村村民易女士介紹,小民並未出生在生父身邊。女子在其丈夫家中生下小民後不久,因嫌棄她同時擁有男女體徵,便將孩子送回易亞本身邊。在來深圳之前,小民與父親在這座小村莊裡生活了21年。
  “會走路的小孩都能欺負她”
  小民的成長幾乎伴隨著嘲諷與歧視,在易亞本收到這個孩子之日起,同村的不少村民便開始勸他別要。但易亞本並未理會,他堅持用自己僅有的低保收入將孩子撫養長大。易女士告訴南都記者,自從易亞本開始撫養小民,他在村中似乎說話再也沒以前那樣理直氣壯,偶爾也會發脾氣打罵小民。
  而童年的小民,似乎成了村裡人攻擊的對象,“幾乎是個會走路會講話的人都可以欺負她”,易女士說,村裡一些同齡小孩將她形容為“怪物”,要麼避而遠之,要麼羞辱打她。在村裡,小民有一個眾所周知的外號—“本妹”,因為父親是易亞本,幾乎所有人都這麼喊她,即便有著男性體徵。而小民的身份證上,性別一欄所標註的也是“女”。
  日漸長大的小民進入青春期,男女特有的體徵開始表現得更加明顯。喉結開始凸顯,胸部也日漸隆起。來到深圳後,小民一直住在易女士的家中,易女士的女兒稱,之前在村裡,很多家長都會在教育自己孩子的時候,說“不聽話以後就娶本妹”之類的話。而一直沉默的小民也間斷地告訴記者,村裡有些年紀稍大的男人會摸她的胸部,“不願意,就是躲”。
  據易女士介紹,家人也試圖帶其送往醫院救治,“但小縣城醫院說治療年齡已過,再加上治這病也要花不少錢,後來就不了了之”。
  難以辨別的心理性別
  在採訪期間,小民似乎並無明確的心理性別認同,易女士稱,前天有很多同事送錢過來,讓她去給小民買幾件新衣裳,小民走到商場,卻直奔男生款式而去。在易女士女兒的建議下,她最終買了兩件女款T恤和短褲。
  當被問及願意變成男孩還是女孩,靦腆的小民最開始說想變成男孩。但在被問及喜歡怎樣的衣服時,卻又抬頭指向掛在衣架上那兩件新衣裳。易女士說,在自己家居住的這段時間,小民總是在男孩與女孩之間搖擺不定,想法變換得很快。“但變成男孩或者女孩並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肯定需要聽從醫生的建議。”易女士稱,去年她因一場大病,在生死之際得到過很多人的幫助,之所以這次帶小民來深圳,是希望能幫到她,更希望得到社會幫助,讓她能夠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原標題:深圳:21歲雙性人出生便遭生母拋棄 屢遭村裡人羞辱打罵)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depp

dlkha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